摘要:BrainPortV200的舌部芯片使用了无人驾驶技术,可以和手机相连接。利用手机上的软件和计算能力终形成虚拟视觉,通过语音提示等功能帮助盲人识别标识,躲避障碍物或沿着直线行走。

海伦·凯勒曾希望有三天光明来看看世界,医疗设备公司Wicab则研发了一款名为BrainPort的盲人眼镜产品,帮助盲人用舌头“看见”世界。

Wicab公司CEO罗伯特·贝克曼对包括《第一财经日报》在内的媒体透露,能够重新让盲人“看见”的BrainPortV200将很快进入中国市场,售价在5500美元左右。

“我们大的市场是中国,大的目标也是中国。”罗伯特·贝克曼对记者说,“盲人因为缺少社会接触往往陷入抑郁。而中国盲人几乎足不出户,是社会的隐形人。我希望我们的仪器能让全盲人走出去,和其他盲人进行交流,帮助解决盲人的抑郁问题。”

用舌头“看”世界

在正式进入中国市场前,去年夏天,山西男童小斌斌曾佩戴BrainPortV100接受康复训练,公开媒体报道,他已经可以运用舌式导盲仪“看见”简单汉字模型和球状模型个数。

小斌斌所佩戴的BrainPortV100由三部分组成:眼镜、舌部芯片及手控传感器。而即将进入中国市场的BrainPortV200是V100的升级版。它将原本手持的微型处理器埋入了眼镜的圆环里,并减少线圈,使它更小巧,易于携带。

此外,BrainPort二代单块电池续航能力也从4小时延长至6至8小时。“一般是每个仪器两块电池,我们认为二代产品两块电池可以使用十几个小时。”罗伯特·贝克曼说。

“助盲神器”BrainPortV200究竟是如何工作的?

眼镜前端的摄像头会捕获视觉信息,接着视觉信息进入控制器进行加工转化,产生电流传导到位于舌部的芯片,而芯片上有400个点,产生脉冲信号刺激盲人的舌头。这些生成的刺激信息传入大脑进行加工处理,进入视觉区,终形成视知觉,也就是在盲人大脑的视觉区形成视觉图像。

对于为什么选择舌头作为传导,罗伯特·贝克曼的解释是:BrainPort的仪器是微电流的通电,整个人体的皮肤当中,只有口腔舌头是相对稳定的环境,恒温恒湿,唾液中有矿物质,导电性为理想。相比之下,人体会由于出汗或者温度的变化,导致皮下的毛细血管收缩舒张严重改变导电性。

BrainPort还能够在盲人脑海中呈现出一个无色的世界。戴上BrainPort的盲人能够辨别外界物体的外形,判断物体与之距离及物体的运动。“我感觉很像我们做梦。”BrainPort研究顾问王代辉这样说。

而这套看似复杂的操作,与正常人正常看到的画面相比几乎没有任何延迟,能够及时性地呈现出画面。“我们的产品可以提供一种及时性的视知觉的信息,这些是导盲犬和阅读机不能给予的,盲人使用我们的仪器(能够)看月食,到动物园拍照,到水族馆拍照。”王代辉说。

据透露,BrainPortV200的舌部芯片使用了无人驾驶技术,可以和手机相连接。利用手机上的软件和计算能力终形成虚拟视觉,通过语音提示等功能帮助盲人识别标识,躲避障碍物或沿着直线行走。

此外,BrainPort将来会和其他的智能终端设备通过无线互联,利用这些设备更强大的计算能力,做图像识别和物体识别的工作。如同无人驾驶车辆能够沿着直线行驶,辨别躲避障碍物和识别交通信号,BrainPort能够将驾驶与独立行走结合起来,成为盲人新的生活方式。

“这个产品想实现的功能就是帮助盲人更好地识别一些标志,例如厕所,日常会使用到的一些东西,我们希望尽我们的可能做一些例如识别红绿灯,当然我们目前还做不到这一点。”罗伯特·贝克曼说:“颜色是通过语音提示的,目前只是判断颜色和形状。”

从实验室到商业化

BrainPort并不是一个能让盲人一下子重获光明的神器,个体配合也至关重要。

“就像我们学习外语一样,大家都在英语课上学,有人学得好,也有人会放弃,这个个体差异性主要取决于学习的意愿和使用的意愿,并非是病因和体质。”罗伯特·贝克曼说。目前BrainPort在美国有专门的培训课程帮助盲人了解怎么使用,培训课程大约持续两到三天,总共五六个小时的时间。

在培训后,盲人即能独立练习使用。“我们认为在盲人开始的使用,大概两到三个月的时间就已经可以达到好的疗效或者效果。”罗伯特·贝克曼说。而跟学习任何技术一样,使用者的兴趣心也很重要。

如果使用者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,BrainPort的使用效果也会更好。罗伯特·贝克曼举例道:“北京盲校的孩子(利用BrainPort已经)可以很好地识别汉字了;(而)在临床试验当中也有人使用两三天就不愿意学了,不愿意使用了。”

事实上,在2012年美国FDA的临床试验当中,BrainPort取得了不错的疗效——57名盲人在为期一年的试验后,有91.2%的盲人可以成功地辨识桌面上的物体(在四个已知物体如苹果、球、香蕉、水彩笔中辨别出苹果);57.9%的盲人可以阅读简单的英文单词(三到五个单词组合);58%的人可以完成定向行走测试;57.9%的盲人能通过一项较高难度的测试:在楼道的另一端远距离辨识男女厕所标志,任意选择其中一个标志后,到达指定厕所。

把BrainPort从一项实验室技术转为商业化,一个关键的因素就是,在今年6月份,它成功拿到了美国FDA的上市许可,目前已在美国和欧盟进行销售。

但BrainPort也受到外界的一些质疑,如配套摄像头是否能如正常人双眼一样在低光亮环境下有效工作?手机App与BrainPort的互联有效性究竟怎样?

对此,罗伯特·贝克曼的回应是:“目前我们仪器在光亮环境不理想的情况下表现并不是非常的好,我们自己也在做研究和学习,在比较不同的摄像头的质量,目前的二代产品在低亮度情况下的表现比一代好很多,我们仍然觉得有必要做更多的研究,选更好的摄像头来提高盲人在夜间,或者低亮度情况下的表现。”罗伯特·贝克曼补充道,将来不排除应用红外线或者超声波的技术。

而对于手机App和BrainPort的互联有效性质疑,罗伯特·贝克曼则表示,BrainPort手机软件的开发将开放给全世界的软件开发者:“我们只是搭建一个平台,而不是一个终极目标,有很多对盲人有很大帮助的东西我们自己并不知道,而我们需要和全世界的软件开发者一起合作,开发一些更有用的软件。”

中国落地计划

把中国视作大市场的Wicab,计划如何把BrainPortV200引入中国市场?

此前,Wicab获得了中国海银资本融资。下一步,Wicab计划在2016年春天前完成新一轮800万至1000万美元的融资,用于产品后续开发、建立中国工厂、在中国市场推广等。BrainPort在中国审批流程约耗时9至20个月,预算为130万美元。

罗伯特·贝克曼介绍,Wicab公司的计划借助在中国大城市残疾人机构建立体验点,让盲人免费体验仪器。如果体验效果好,盲人可以选择就近医院或者联系合作医院完成培训。后如果觉得满意,盲人可以联系公司购买。

相比其他帮助盲人改善生活的技术,比如视网膜移植和视神经移植的技术,10万美元造价加上4万~5万美元手术费用折合人民币约70万。而BrainPort在中国的零售价预计在5500美元左右,即3万~3.5万人民币(包括培训费用及税)。

BrainPort研究顾问王代辉表示,目前Wicab公司表示已经和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相关人士取得联系。“他们明确表示乐意资助中国的儿童和青壮年购买我们的仪器,但是我们必须要通过实证的研究来证明,这些产品真的可以帮助孩子改善教育,帮助年轻人改善他们的工作能力。”

目前中国拥有世界上多的盲人,600万左右的全盲人,预计潜在市场(考虑中国盲人年龄因素及经济发展条件)是18万。预计2019年时,Wicab在潜在用户的市场份额将为1%,销售8000台左右仪器,大约2000万美元的毛利润,1000万美元税后收入。

在销售策略上,罗伯特·贝克曼明确表示希望BrainPort能作为智能硬件进入中国市场,而不是医疗设备

罗伯特·贝克曼解释道:“如果这个产品在中国不是医疗器械,显然会减少很多的行政管理成本,这样也会使得盲人可以得到更多的价格优惠,因为我们的成本减少了,盲人付出的价格会降低,会使更多的盲人支付得起,前提条件是符合中国的法律法规,我们不能一厢情愿。”